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方城三国文化

发布时间:2012-4-10 16:09:29

三国时期,方城地属荆州,一度为刘表、张绣势力范围,曹操率兵南征张绣,曾在博望境内梅林铺“望梅止渴”;刘备依附刘表后使屯新野,时诸葛亮正在方城小史店山中结庵幽居,刘备三顾,诸葛亮因感其真诚,出山相助。建安八年,曹操命夏侯惇南攻,刘备命军屯博望,诸葛亮设计助刘备自烧屯伪遁,夏侯惇追击中计,被刘备军伏击大败,世称“诸葛亮火烧博望坡”。
  
  三国时,堵阳(今方城)人韩暨,祖术,曾为河东太守,父纯,南郡太守;仕曹魏,同县陈茂谮(zen)暨父,至大辟。暨杀茂,以首祭父墓。由是显明,后为魏太常,崇明正礼,废去淫祀。累官至司徒,发明水排,推动了科学技术发展。
  
  1、拐河关庙与晋代诗画石
  
  拐河关帝庙位于方城县拐河镇高中院内,建创于康熙初年,硬壁实山,虎檐筒瓦,镂楹刻窗,画栋雕梁。关帝庙东道院10米丹桂,每逢仲秋香溢十里外,沁人心肺;西道院880多岁古松柏枝繁叶茂,苍劲挺拔,更使整个庙宇勃勃生发出许多古朴与庄重。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晋代诗画石为清末镇人从澧河淤沙之中发现,后被镶入关庙东道院道房堂壁之上,东晋名宦顾和浴手敬书的诗画石呈竖幅式矩形,高1.36米,宽0.71米。依其落款,为东晋永和三年(公元347年)秋月,上半部刻有《诸葛武侯躬耕歌》,全文如下:
  
  “躬耕南亩乐如何?吃也靠着,穿也靠着;力勤粪多做生活,麦也添多,谷也添多;耕三余一要斟酌,丰也不错,凶也不错;浪荡嫖风与赌博,家也消磨,产也消磨;乞求邻家借升合,张也推施,李也推拖;赤手空拳泪如梭,妻也不乐,子也不乐;一家饥饿可奈何?冻也忍着,饿也忍着;亲朋看见无人作,你也改过,我也改过;粘体涂脑甚快乐,吃也在我,穿也在我;不向旁人借升合,哪怕他张推拖、李推拖。”
  
  下半部刻有诸葛亮画像。画面上的诸葛武侯头戴三梁进贤冠,手执鹅毛羽扇,神情泰然地端坐于草庐之中。庐外青松苍劲,翠竹挺拔,太湖石形态离奇,美人蕉生机盎然。更有晓岚流云在缓缓游动,俨然一处迷人仙境。
  
  2、诸葛亮结庵处遗迹
  
  三国时期,诸葛亮最初结庐躬耕地遗迹位于方城县小史店西南十二里桂河南岸,现名叫刘八卦庄或刘庄。
  
  明嘉靖《裕州志·舆地·古迹志》记载:“诸葛庵在石峡口东,世传诸葛孔明始结庵于此,后庵为火毁,遂居南阳。今人仍建茅庵庙,有小石记”。清乾隆《裕州志》卷一古迹志亦载:“顺阳石峡州东九十里,世传孔明先生于此结庐,后乃徙南阳卧龙岗,今石峡口有小草庵,唐时石记犹存。”卷五《人物志·流寓》中又记;“诸葛亮本琅琊人,徙于顺阳之石峡口,结庐而隐,寻徙入南阳卧龙岗,今石峡口有小草庵,唐时石记犹存。”
  
  清朝晚期这里仍名茅庵寺,据调查,村北原为大寺院,民国早期仍存四房子间,墙上有壁画,屋内供奉着文殊等菩萨和诸葛亮,因文殊等菩萨与诸葛亮在一起受人供奉,村人呼为“茅庵寺”。至今每年农历9月9日诸葛亮祭日,村人都要唱大戏,焚香祈祷,人山人海,非常热闹。
  
  民国三十一年《方城县志·舆地·古迹志》载:“茅庵寺在小史店西南十二里,相传为诸葛武侯初结茅庐处。”
  
  上述州志和县志的记载说明,方城东南九十里的石峡口为诸葛亮最早结庵躬耕处。
  
  3、博望古城遗址
  
  博望,位于方城县城西南30公里处,古为“襄汉隘道”之通衢,地势险要,素为兵家必争之地。子西汉武帝封张骞为侯国后,历为侯国、县、店、铺、驿、镇治所。
  
  西汉时,外交家、探险家张骞因出使西域,武帝刘彻于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封张骞为“博望侯”,授以“大行”官职。“博望”之名,据此而得。
  
  《三国志·蜀书》记载,东汉末年,“曹公既破绍,自南击先主(刘备)。先主遣麋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使拒夏侯惇、于禁等于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由此可知,博望之所烧,当为刘备所为。至今,博望古战场遗址尚留有一株柘刺树,相传就是刘备火烧博望坡时的幸存者,故人们为“三国柘”。
  
  博望古城至今还留有刘备观战台,夏侯享屯兵时修建的城楼,曹操望梅止渴典故出处的梅林铺以及唐尉迟敬德监工修建的三孔拱桥——敬德桥等古迹。博望坡被国家确定为三国旅游景点之一,为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现存故城东西长1300米,南北宽400米,城垣因风雨剥蚀,虽已不存,但至今仍存墙基。城内地下文化层厚达1——7米,出土大量汉砖、筒瓦、铁器等。1992年,国家文物局邀请专家、学者对张骞两次出使西域的经历进行研讨,提议将博望列入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并拨专款修复老城内古桥一座;民国时期树有“汉博望候张骞封邑”石碑一座;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来源:方城县委统战部